中文 | English
触动灵魂的口舌大师——Phil Minton

乔樵 | 文

 

费尔•明顿( Phil Minton )成为一名人声大师并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1942年,他出生在英国威尔士的一个声乐之家。他的父亲和叔叔是镇上男声歌唱团的成员,他的母亲是一位颇受赞誉的女高音。在明顿的成长环境里,家里人总是不断地在聊关于歌唱的事情。少年时代的明顿就展现出一种歌唱的天赋,并且不单单是歌唱,他能够模仿很多名人和家里人的声音。他在当地的男童合唱团里没有呆太长的时间,因为他总会发出一些不和谐的杂音。可以想像,那在一个具有强大宗教背景下的男童合唱团里是不允许的,或者说那甚至是破坏性的。明顿在15岁之前除了喜欢唱歌和吹口哨外,对其他的音乐根本不感兴趣,直到他有一天听到了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的音乐。明顿曾在采访中戏言,“当时学习小号的决定很简单,因为小号只有三个键,它看起来比萨克斯容易学。”当明顿听到了考垂(John Coltrane)的音乐之后,他完全倾心于爵士乐了。由于,在镇上他根本无法找到合适的老师,明顿只能自学小号和声乐。不久,他便在镇上的爵士蓝调乐队里演出了。其实最后,激发明顿开始即兴歌唱的并不是任何音乐方面的影响,而是波洛克的“行动绘画”。

于是,他迫不及待地开始实验他的“行动音乐”。他找来两个朋友组成了一个乐团。练习是很有趣的,他们一边做广播操,一边唱歌。在唯一的一次公开演出中,他们在舞台上,唱着不同的曲目,同时做着跳跃、扭跨等等的动作。结果,没有一个听众坚持到了最后。这真是太棒的胡闹了。可以想像明顿是享受于其中的。1963年,明顿加入了迈克•威斯特布鲁克乐团(Mike Westbrook Band)。这对于明顿是产生转折性意义的。威斯特布鲁克乐团是英国自由爵士中一个重要的乐团。在乐团中,明顿主要使用小号。他也尝试着把自己的嗓音融入进去,但是一开始并不是十分顺利的。明顿在回忆中曾说到,“一开始这并不是很成功,因为我对控制嗓音没有足够的技术,我还是只能依赖于小号。然后,我通过收音机去听各种各样的歌唱的风格,去揣摩他们所使用的技巧,像意大利歌剧、呼麦、布鲁斯、印度的传统歌曲、瑞典约克人的民歌,中非和东非的曲子,等等。总之,一切的可能。最后,我发现我找到了在小号上永远无法制造出的声音。学习小号所获得的赞誉使得我对自己树立起了信心,我想,我可以做到自我孩提时代起就向往的事情——用我的嗓音去制造不同的声音、不同的音色,并且获得能够完成我自己的音乐所需要的技术。”

64年明顿离开了迈克•威斯特布鲁克乐团(Mike Westbrook Band), 在瑞典生活了五年。1971年,他回到了伦敦,再次加入迈克•威斯特布鲁克乐团(Mike Westbrook Band),于是开始了在整个70年代才华洋溢的绽放。他成为即兴音乐舞台上极为活跃的一员。他和许多合作过,像Fred Frith、John Zorn、Lindsay Cooper、Lol Coxhil、Tom Cora还有Tony Oxley,以及他的大乐团等等。明顿参与了迈克•威斯特布鲁克乐团(Mike Westbrook Band)的六张唱片的录制,其中1979年的《Mama Chicago》(芝加哥妈妈)是众多乐迷所津津乐道的,我们回过来看,明顿除了能够出色地演奏小号,发出令人难以想像的奇怪的嗓音外,他演唱棒极了,简直不亚于猫王啊!当然,造就这张唱片的成功非明顿一人之功,迈克•威斯特布鲁克(Mike Westbrook)作为乐团的领袖展现了他在作曲、钢琴演奏方面的高超造诣,他的妻子凯特•威斯特布鲁克(Kate Westbrook)的演唱也十分出色,她的唱法和对音色的处理是对现代爵士乐发展作出贡献的。《Mama Chicago》(芝加哥妈妈)的音乐是典型的迈克•威斯特布鲁克风格,它融合了爵士乐、卡巴莱、马戏团音乐等不同的音乐元素,加上所有乐手们精彩的演绎,营造了一种迷人的新爵士乐中的戏剧性。

明顿有两个二重奏是值得令人注意的,一个是和打击乐手罗杰•透纳(Roger Turner),另一个是和钢琴家费炎•威斯顿(Veryan Weston)的二重奏。罗杰•透纳(Roger Turner)灵动的打击声音同时创造了一种深刻的对音质理解。他的精湛技艺我们从并不陌生的,与徐凤霞和作的那张《新旗帜》中就可以领略到。而他和明顿的合作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两人共同地对于音色、音质的创造与组合都十分敏感。这使得他们之间的合作非旋律性的可听性极强。他们在九十年代共同发行了三张唱片。与费炎•威斯顿(Veryan Weston)的合作是另一种状况。两人在作曲的框架下融入了更多文学、诗歌的成分。对于明顿来说,这也是他在行的,早在迈克•威斯特布鲁克乐团中,他们就把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等人的诗歌融入到音乐中。他们共发行了两张唱片,其中1993年发行的那张《Songs from a Prison Diary》(来自监狱日记的歌)的灵感来自于胡志明当年被法国人囚禁时写的诗歌。之后,其实再加上约翰•布切(John Butcher)他们四个人成为了明顿的四重奏。

明顿总共出了三张个人唱片。第一张《Doughnut in Both Hands》(一个圆面包在两个手中),是1975年至1982年之间的录音;第二张《A Doughnut in One Hand》(一个圆面包在一个手中),是1998年的一个现场录音;第三张是2007年的《No Doughnut in Hand》(没有圆面包在手中)。三张唱片在时间跨度上达到了三十年,差不多贯穿了明顿形成人格风格后的整个音乐历程。三张唱片在名字上有着有趣的联系,从圆面包被掰开成两瓣抓在手中,到一个完整的圆面包在一个手里,再到手上什么都没有了,在语义和视觉上呈现出了一个倒叙。这种联系产生了和真实时间相对应的反向,似乎和时间开了一个玩笑。在音乐上,我们当然能够听到不同时间段声音上的区别,但是它们之间的联系和共同点是保持在一起的。我们能够听出明顿在演唱时调动了身体的所有机能,然后把所有挤压、克制、颤抖、窒息、呼吸、呕吐等等方式的工作通过口舌释放出来。他的尝试是建立在对身体的破坏,同时又是创造上的。他所制造的声音与深藏在人性灵魂中的不可获知的陌生如此之接近。那是一种可怕的接近。我想,没有一个即兴音乐家走到人类灵魂如此之深处吧,难怪美国时报在评论《A Doughnut in One Hand》(一个圆面包在一个手中)时充满赞誉地形容明顿的声音是“人类可能想到的最粗暴的声音”。

明顿把即兴看作为一种“自然的状态”,或者说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所以,明顿认为每一个人都能够通过吟唱的方式把自己解放出来。他发起了名为“Feral Choir”(野性歌唱团)的项目,意指“在逃离禁锢之后的一种野性状态”,组织世界各地的歌唱爱好者进行人声的尝试,鼓励所有人通过即兴的方式体验自由的状态。

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开始期待他的到来了。虽然我一再强调明顿的音乐是和表演性无关的,但是我依然相信,他的演出会给我们带来特别的经验。


注:在明顿的个人网站上我们可以听到一些他的录音,包括部分出版的唱片以及“Feral Choir”
http://www.philminton.co.uk

» 返回目录列表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