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李然: 箭与靶——超越媒介的差异,直击叙述的困境
需要超越媒介本身的差异性,从创作呈现上的叙述困境展开推动,重新发现、认识链条中的断裂处,有意识地展开论述,那么“写作”就不仅仅在运用文字、文本这种表面语言现象上了,而是可以延伸为一种修复、衔接、疏通的一种艺术家自治工作,不再把叙述的主权全盘丢给他人。
阅读全部 | 评论
34 一种介入式关系的疼痛 ——谈苏菲·卡尔《极度疼痛》
如果有这样一种在情感上无法割舍的锥心之痛,或者被医学上称之为剧烈疼痛的感受,需要使用一种语言来描述,你会采取怎样的行动?我想,那显然不是写下有关于“疼痛”的形容词,或者,拍下一张带有痛苦表情的自拍这样简单。苏菲·卡尔(Sophie Calle)的《极度疼痛》(Exquisite Pain)就是这样一部以疼痛之名、周旋于个人遭遇与人类普遍情感的最敏感之处的作品。
阅读全部 | 评论
46 作为主动实践的影像写作 ——芬雷、丛峰、毛晨雨三人谈
他们对于写作的认识或有些许差异,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将写作作为影像表达的一种主动实践。如此实践在他们各自的问题层面——比如毛晨雨的民族志、身体性、神性,丛峰的地方之间的某种经验拉平的意识、社会地层、考现学——通过影像这种共感的媒介以及个人写作的路径,对当下社会进行勘测与追索。这对我们思考当下社会并展开更多层面的实践生成出潜在的呼应。
阅读全部 | 评论
72 5 段影像中的独白
画面和文字同时在挖空我们的想象——我们在身体和情感上试图感同身受,我们在情理上试图追根溯源。虚构因此充满画面,同时还溢出了画面。
阅读全部 | 评论
17 王兴伟:秘密是事物本身固有的,不是小聪明能安排出来的
我认为画家是个尴尬的职业,这在于他很难摆脱表达和给予,而且依旧要无条件地对观众敞开。绘画当然隐藏着秘密,但秘密很难是设置出来的,秘密是事物本身固有的,不是你的小聪明能安排出来的。画家需要“无条件地敞开”,这可以是指放弃自我的傲慢和成见,听从事物和感觉的指引而不是夸大文学化的表达。
阅读全部 | 评论
2017年4月317 期
2017年3月316 期
2017年1+2月合刊315 期
2016年12月314 期
2016年11月313 期
2016年10月312 期
2016年9月311 期
2016年8月310 期
2016年7月309 期
2016年6月308 期
2016年5月307 期
2016年4月306 期
2016年3月305 期
2016年1+2月合刊304 期
2015年12月303 期
2015年11月302 期
2015年10月301 期
2015年9月300 期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