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被影子的拳击打到了

Be Hit By Shadow Boxing

 
 
 
吴水成 I 文
 
灯光亮起,演出开始。一张报纸被掀开,下面是一个拳击台,背景是树,玩具鸟被放到了拳击台上开始歌唱。
 
Pierre在他的书写板上画出一个最概括的鸟,印在了玩具鸟的喙上,然后抹去它,再画一个,比之前的那个向上一点,再抹去,再画,如此不断反复,鸟飞了起来。道理十分简单,就像一个顽童在教课书的一角画的一只只鸟儿,一翻,鸟儿便飞出课本了。
 
机器人上场,笨拙地摆出威武的样子,Bob开始变换音乐的气氛,猴子也跳上台来敲起了锣,影像上的拳击台从小变到大,像开花了一般。
 
Bob的脸凑近拳击台,进入了灯光的范围,Pierre顺势勾勒出他的脸,然后抹去,接着重新勾勒出一张脸,不知是否是Bob的脸,再抹去,再画,如此不断反复,脸开始变形,变得似是而非,模棱两可。
 
于此同时,图像上的报纸开始飞扬,新闻开始飞舞,各种新闻,各种语言,各种政治。拳击台再次出现从小变到大,像开花了一般。
 
Bob用游戏遥控手把控制着各种声音,随着旋钮的快速转动,声音被堆积起来,又瞬间被切断,转换到另一组声音里。Pierre开始写“和谐”和“财富”,大大小小的“和谐”与“财富”,它们由小变到大,虽然笔触生硬,却像是老式的霓虹灯管装置变换着,发出光芒。
 
Bob玩得很投入和尽兴,从他肆无忌惮的动作中可以看得出,而Pierre神情自若调遣着手上的牌:鸟儿、脸、拳击台、报纸、和谐、财富。
 
渐渐进入尾声。一只乱吠不停的玩具狗在拳击台上翻起了筋斗,Bob戴上了下午刚买的财爷面具凑近拳击台,进入了灯光的范围。玩具狗翻得再也直不起了身体,音乐变得很空旷,Bob拨动着金属吉他弦制的拳击台绳圈,发出阵阵轰鸣声,Pierre还在不断地调遣着他的牌。Bob将开场时覆在拳击台上的那张报纸点燃,拳击台上燃起了烟,坦克在燃烧的报纸间横冲直撞,把烧完的灰烬弄得飞扬了起来,机器人又笨拙地摆出威武的样子,恐龙张牙舞爪地挥舞着与它身体不成比例的前臂,黄鼠狼顶着球在舞台上窜动。最后,猴子跳上来敲起了锣,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这是Bob Ostertag与Pierre Hébert在中国巡演的作品“影子的拳击”。Bob是一个很会玩的人,他是我见到的为数不多在表演时玩性十足的音乐家,而Pierre是一个如此勤恳工作的人,他是位把工作视为享受的艺术家。
 
“影子的拳击”从图像解读上似乎是很明确的。一个拳击台在当日新闻的虚掩之下浮出人们的视线,它可以被象征是一个舞台,可以很小,同时也可以很大。拳击台是角逐斗争的场地,在揭开报纸这个动作的瞬间,它隐含了一种政治的暗喻。之后,发生的一切,各种角色的登场无疑表现了在这个隐喻下的各种关系,在影像的处理下,各种关系被重复和放大。鸟、猴子、面具、机器人、恐龙、黄鼠狼都是不同的角色,它们虽然不明确暗指某个对象,却也给了观者足够的想象空间,而坦克还需要有第二个身份吗?它就是武力的象征,哪怕它只是玩具。整个演出的长时间的酝酿似乎只为最后那个结局,所以在报纸点燃之前,Bob可以毫无顾忌的摆弄各种声音,让各种声音变成一场混乱的斗争。最后,在一片空旷的声音下,报纸被点燃,拳击台上满是硝烟。在硝烟弥漫过后,留下的只是残片。
 
在演出后,我问Bob和Pierre,他们是如何选择素材的?是否预设了一种政治性的暗喻?Pierre说,他们总是在演出前去找当天当地的报纸,由于语言的关系,他们不会去苛求具体哪份报纸和报纸上的哪块内容。所以说,他们的一部分素材是有随机和感性的成份的。在问到,他们为何选择“和谐”与“财富”这两个词时,Pierre说,他觉得,这两个词是中国外媒出现最多的两个词。也许他是对的,简单的数据统计可以将这个理由说明白。他们在每次表演这个作品的时候,虽然框架是设定好的,但是还是有一些不同,有一些即兴的成份。图像解读往往将艺术家的意图简单化了。我想,他们演出的精彩之处是在这些隐喻之外的那部分。
» 返回目录列表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