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回顾德中爵士即兴音乐节

Review of Jazz Improv Festival

 


石沾水 | 文



首届德中爵士即兴音乐节在历时几天后拉上了帷幕。在国庆假期期间,上海、北京和深圳刮起了一股势不可挡的先锋音乐之风。

在音乐节的名单上最令人振奋的当然是Schippenbach的三重奏,作为延续了30多年的先锋爵士三重奏,他们的每一场演出对于真正的乐迷来说都变得越发弥足珍贵。在音乐节的开始前,便从音乐节的官方资料上看到Rudi Mahall将代替Evan Parker加入这次的三重奏。Rudi Mahall当然是一位光彩夺人的音乐家,但是Evan Parker是多少中国乐迷期待的啊!并且,Evan Parker是无法被替代的啊!在音乐节前的几天,突然Paul Lovens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出席,组织方临时找来森山威男(TakeoMoriyama)救场。同时,原本在深圳进行工作坊及演出的鼓手Gûnter Sommer也因病无法前来。随着这些老乐手的年龄增长,这样的情况成为乐迷们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Schlippenbach已经74岁了,虽然他的腿脚大不如前些年,走路需要拐杖了,但是双手仍然强劲有力,并且总能够牵动整个演出的节奏。Rudi的低音单簧管音量巨大,在所有的演出中甚至他都不需要扩音。他和老Schlippenbach之间默契非常,可以看出他们相互非常了解,一旦Schlippenbach给出一个引子,Rudi便毫不犹豫地从容展开。确实来说,森山威男算是一个惊喜,并且他和Rudi会形成一个在强度上的呼应,这种呼应在Paul Lovens与Evan Parker之间也相当明确,只是他们之间在音质上不同而已。67岁的森山威男看上去十分健朗,甩起鼓棒时的威猛使我们又回想起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其在山下洋浦三重奏时的风采。所以,这次的“Schlippenbach 3”是在我们的预期之外的。虽然不同,同样十分精彩。

AkiTakase的“Kanon三重奏”是新爵士的代表。三个人特点明显各不相同,但是他们运用一种游戏规则使得三种特质融合在一起,并且每个人的力度达到了一定平衡,就好像不断在变化的三角形。AkiTakase的老道、Axel Dôrner的冷峻与内桥和久灵动在Kanon法则中被构建起来。我们在惊叹他们精湛音乐视野的同时,只是略有遗憾,他们的构架太精准了,这使得他们的演出总不出错。

Silke Eberhard的三重奏是这次来中国的德国音乐家中最为年轻的,然而确是最不“先锋”的。Silke回到了爵士乐的传统里,旋律走势、和弦搭配、即兴变调等等一切都没有闪失,而且带来一种新的聆听快感。但是,不回到蒙克(Thelonious Monk),又会如何体会爵士的精妙。Anthony Braxton的一部分重要的工作就是建立在对蒙克的重新演绎上的。Silke在爵士乐传统大师那里获得创造全新聆听经验的素材,她的敏感和创造力使我丝毫不怀疑她获得2007年Jazzpott音乐大奖的能力,而不是因为她作为女性的音乐家的特殊身份。当然,Silke三重奏的可听性离不开贝斯手Jan和鼓手Kay的密切配合。同时,他们自如的演绎让聆听者不断思考一个问题:现代人如何面对传统?

“上海五重奏”的形成源于Alfred Harth去年来上海的一次演出。当时的演出现场听者寥寥无几,而Alfred却感受到同场的另四位年轻乐手带来的巨大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不仅仅是源于自由爵士、即兴音乐、实验电子、噪音,可能还有更为复杂的背景。Alfred为此而兴奋,马上提议组建“上海五重奏”。年逾六十的Alfred一直保持者一种实验的精神,不守陈归。在北京愚公移山站他在演出期间加入了特地为这次准备的Remix版本的“革命京剧”,使混乱、噪动同时亢奋的音乐瞬间浓缩到一个被抽离开的时空间。“上海五重奏”是所有四组中最为混杂、最不爵士的,也是最会出现惊喜的。

这次德中爵士即兴音乐节为中国乐迷们打开了一个新的聆听的空间,包括如何回到爵士乐传统;亲身经历一个传统的先锋;音乐实验的边界如何去延伸等等。在中国以爵士乐为名的音乐节渐渐丰富起来的时候,这次音乐节让中国的乐迷对于“爵士”有了更多的理解。但是,这次音乐节也还是有一些遗憾的,除了“上海五重奏”之外,其它几组与国内乐手的即兴合作显得不够充分,有可能是因为这个音乐节行程的仓促,没有时间进行更为深入的合作,也有可能是双方对于各自的工作方式还不甚了解。对乐迷带来聆听的强度与质量,产生一个概念的错位当然是十分重要的,然而在中国这样水准的音乐节应该对从事音乐的工作者们带来更多启发和触动吧。

» 返回目录列表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