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颜峻与王婧回“关于一个音乐节的访问”

Yan Jun and Wang Jing answer "Interview About a Music Festival "

 

一噸半采访



王婧回“关于一个音乐节的访问”


1.你经历的印象最为深刻的音乐节是哪次?


王:2010年的mini midi音乐节(巡演形式)。我是观众。


2.请你简单描述当时音乐节的情况?


王:2010年的mini midi以巡演方式进行。我参加了武汉、长沙场。?参与巡演的音乐人有颜峻(反馈),冯昊(吉他、人声),李增辉(萨克斯、人声),李剑鸿(吉他),韦玮(笔记本),王子衡(萨克斯、发声物件、人声),照骏园(管乐),徐喆(贝斯),Junky(硬件噪音)。演出空间分两类,酒吧空间:武汉“VOX Livehouse”、长沙“Freedom House”和艺术空间:武汉“造实验工作室”、“长沙千年时间画廊”。观众群不固定。观众的种类也在很大程度上由空间性质决定。如当下音乐酒吧空间相对来说比较大众,吸引偏年轻化、亚文化人群或者年轻的上班族。而艺术空间主要聚集艺术家和与艺术工作相关的人群。即使两类空间都是对外开往,艺术空间自身呈现隐形的门槛,使得更少人进入。在这两种不同的空间里,mini midi的实验音乐家们也相应变换表演和合作方式,呈现出音乐性和艺术性的声音作品。


3.请你描述一下,这个音乐节在那些方面对你是重要的?


王:这次mini midi实验音乐节巡演对于我关于中国声音艺术和实验音乐的研究非常重要。我不仅了解了多样的实验音乐实践,而且能够亲身体验声音现场,感受每个演出者现场发出的声音和变化,同时也体验到其他观众的反应。这次音乐节特殊之处在于它和通常意义上的音乐节不同。它并没有在一个特定空间,以一段特定持续的时间,接收流动的听(观)众。音乐节的巡演使得不同城市的同种性质空间连接起来。这种连接不是经济、行政或者政治意义上的地域分类,而是声音文化在中国的空间连接图,也是某种独特(但依然小众)的情感、感受力和表达力的星云图。


4.你是冲着谁去看这次音乐节的?演出令你失望了吗?


王:我对每一个音乐人的表演都充满期待。但是在出发前,最期待的还是将在长沙千年时间画廊举行的live art festival。听说实验音乐与行为艺术将合作演出。最终这次合作并没有发生,令人失望。从客观原因上看,主办方并未做好促进行为和声音合作的交流沟通工作,同时,实验音乐家和行为艺术家也并无积极的交流欲望。艺术节所倡导的多学科合作仅仅停留在书面和口头层面。似乎多学科就仅仅是几个艺术形式在一个艺术空间发生,没有创作或者表达上的真正交流和沟通。


未能看到期待的音乐行为即兴合作,令人沮丧。但是更加让人失望的是一个更大的问题(也是警示),那就是艺术语言(话语)与艺术创作实践的差距。具体说,艺术话语和理论先于艺术实践。这是非常危险的。近几年常见的艺术时髦词--跨界与多学科--频频出现在各种艺术节、双年展、艺术杂志上,但是关于如何跨界,如何使得多学科交流合作,跨界的利弊等等,却很少见到具体到实践上的讨论与反思。如果“跨界”或者“多学科”只是一种修辞,那么跨界艺术家和跨界策展人的身份和功能究竟是什么?



颜峻回“关于一个音乐节的访问”

1.    你经历的印象最为深刻的音乐节是哪次?

颜: 2008年迷你迷笛音乐节。
 
2.请你简单描述当时音乐节的情况?

颜:迷你迷笛音乐节最早是2005年,应迷笛音乐节之邀,作为迷笛音乐节第2舞台出现。2008年,我们第一次离开主场地,在长期举办“水陆观音”的两个好朋友酒吧举办这个音乐节。场地也包括酒吧门口的草坪。

当时是5月1日,2日下午座谈会,晚上音乐节,深夜是偏跳舞的电子专场,甚至还有荷兰导演 Frank Scheffer临时加入,放映他的约翰凯奇纪录片。3日举办了关于台湾噪音的回顾性研讨会。
我们找来了盲人按摩,煎饼摊,墨西哥艺术家Arcangel Constantini自发地带来了他的导电声音装置,给大家玩,我做了一个用无线耳机听的作品,还有小河李铁桥杨漾李增辉和Justin Pedro 的大游行……很多人自发跑来卖手工艺品、玩民谣的、金属党、朋克也一堆一堆的活动是免费的,观众可能有两三千人次,在记忆里也许更多。
 
3.请你说一下,你组织这个音乐节的想法和初衷?最后的结果是否达到了你的预期?

颜:这是2005年以来新音乐大爆发的一个总结。也是“水陆观音”这个每周一次的实验音乐、即兴音乐、噪音活动的升级版。一直以来,我们有一个大家庭一样的圈子,无论是本地乐手、国际巨星、无业游民、学生、艺术家……都掺和在一个无政府的节庆气氛里。所以,最后,这个音乐节就有一种狂欢的气质,短暂的乌托邦。它就像是那些实验性的声音,对我们生活做出的反应:如果说现实正在越来越接近幻像,那么噪音就为我们提供了感觉的真实,同时也把我们带入一个无序的共同体。

音乐节的标语是:Noise is Free!
我没有太多的预期,只是顺水推舟。
在它之后,我开始寻找新的形式,包括自己的创作,也包括组织活动的方式。
 
4.请你描述一下,这个音乐节在那些方面对你是重要的?

颜:人们不一定需要噪音和自由即兴,但人们需要用那样的形式去体验自己的生命。它摆脱了景观的吞噬。更重要的是,它只发生了一次。我想我应该是一个办 party 的天才,那些一起工作的人,也真的像一个家庭一样挤在一起,但是它必须从此消失,我们也必须解散。然后才有可能把能量转换到作品中去,或者说,更有生命力的事件中去。这个代价会很大。但这是惟一的出路。2008迷你迷笛,像是一次狂欢的告别。在它之前和之后,我们都经历了一连串的崩溃和纠结,我很高兴这些伤口都撕开了。音乐节就像是一次地震,我们自己的愿望和苦闷在里面真是微不足道。
 
5.你是冲着谁去看这次音乐节的?演出令你失望了吗?

颜:为观众,我最想看的是零与声。非常震撼。
 

» 返回目录列表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