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元和10个不靠谱青年
唐克扬|文

按照官网的解说,《有种》是“源于对在北京这座独特城市中的年轻一代的叛逆和创造力进行精神谱系调查的想法而开展的计划”,UCCA的招募广告中提到这样的年轻人的共同标志是“有颗躁动的心,不安于现状”,在应募的几百个人中挑选出的这些代表性的人物果然都不同寻常,他们中有家世坎坷并最终出了家的年轻僧人,坦然诉说自己的女同性恋者,试图通过整容手术来改变自己生活的年轻男孩,因为吸毒被抓进拘留所的乐手……他们延续了导演张元在过去二十年中对于社会边缘青年人精神世界的一贯关注—更不用说,这里有至少两位和音乐发生了关系,他们的经历虽然多少沾着一丝伤感的气息,但他们都有一个普通人不易想象的梦想,从中迸发的力量使得他们可以“勇敢地站到镜头前面”。
阅读全部 | 评论
女妖的盟友
林剑|文

19世纪末期,欧洲发明了“Femme Fatale”一词用以描写在性方面具有致命诱惑的女性形象。中文世界里并无严丝合缝可与之对位的词,权且拉来“蛇蝎美人”充数,吴承恩笔下的《西游记》里有一大票这样的“女妖精”。Alexander McQueen在其堪称奇观的时装中,处处可见超越了日常的“妖性”,无论其早期以英国黑巫术为灵感的时装,2010春夏季那些如史前爬行生物的女人,还是Bjork在专辑《Homogenic》时期,混淆了神秘的亚洲风格的凌厉造型,抑或是他最著名的画满骷髅骸骨的T恤和丝巾,都使穿着McQueen服装的女性看起来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丝毫没有甜美的气息,却始终洋溢着让人无法释怀的诱惑力。

阅读全部 | 评论
不要忘记,你终有一死(节选)
安迪·沃霍,《与骷髅的自拍像》,1977 (Andy Warhol,Self  portrait with Skull, 1977)

甘纳尔:你是谁?
死神: 我是死神。
甘纳尔:你是来取走我魂魄的吗?
死神: 我已经伴随在你左右很久了。
甘纳尔:我知道。
死神: 你准备好了吗?
甘纳尔:我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我的心却没有。
—英格玛·伯格曼《第七封印》(Ingmar  Bergman,The Seventh Seal,1957)
阅读全部 | 评论
洪晃:八卦媒体时代已经来临
名门痞女 洪晃

张英 | 采访

ArtWorld:对“媒体时代,被分享和消费的性意识”这个话题,你有什么感想?

洪:这问题问得挺好的,我还真是想了半天。严格来说,性意识、性行为都是一个人的隐私,别人没权力打听。这包括名人和明星。但是现如今谁还能不喜欢八卦呀?这条道德底线我们早就突破了。我大道理都懂,但是你让我不八卦我已经不太可能了。也就是说一旦道德底线突破,就跟处女膜似的,是不能恢复的。只能装,这才是名副其实的装逼。
分享是自愿的,就是有人愿意把自己的隐私拿出来晒,和大家分享。如果是朋友和小圈子里,那谁也没话说。有的明星可以在自己要出作品之前曝八卦,来求得公众的注意力。这种手段表现出这些人对自己作品毫无信心,也缺乏自尊,这么炒作其实很下贱的。有的时候是经纪公司在这么做,那就真是活鱼拍死了卖—掉价。

阅读全部 | 评论
Bettina Rheims : 女性是我的题材
法国特约记者 | 刘焰 采访

1995年我第一次听到贝蒂娜·兰斯(Bettina Rheims)的名字,当时她正在为巴黎市市长雅克·希拉克拍摄总统竞选海报。几个月后,法国人尊敬地称他总统先生。过了几年,一本叫《2000年后的耶稣》的书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摄影家的名字印着贝蒂娜·兰斯。后来,在兰蔻或香奈儿广告的一角,在明星照的版权页上,经常能看见这个名字。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如此自如地游走在商业和艺术、公众与私人之间。
我走进贝蒂娜·兰斯的办公室的时候,她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毛衣,没有化妆,微笑着走过来和我握手,我才发现她身形单薄,手掌纤细,然而有力。

阅读全部 | 评论
2017年11月324 期
2017年10月323 期
2017年9月322 期
2017年8月321 期
2017年7月320 期
2017年6月319 期
2017年5月318 期
2017年4月317 期
2017年3月316 期
2017年1+2月合刊315 期
2016年12月314 期
2016年11月313 期
2016年10月312 期
2016年9月311 期
2016年8月310 期
2016年7月309 期
2016年6月308 期
2016年5月307 期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