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坎宁汉:被拒绝的大师
出演剧目:
《德利神曲》(1985年,18分钟)
《变化的脚步》(1989年,35分钟)
《海滩飞鸟》电影版(1993年,28分钟)

你必须爱上舞蹈并坚持它。它对你无以回报,没有手稿可供收藏,没有油画可挂在墙上或是博物馆里,没有诗歌可供打印售出,什么都没有但它给你充满生命力的一瞬间。它可不是为漂浮不定的灵魂所预备的。”          —梅西·坎宁汉

2009年7月26日,一位曾经影响世界当代舞蹈发展的大师在睡梦中悄然离开尘世。梅西·坎宁汉(Merce Cunningham)于1919年出生,到今年整整90岁,在2009年4月16日生日的那一天,美国纽约才发布了他的最新长约九十分钟的作品:《接近九十》(Nearly Ninety)。
阅读全部 | 评论
潮人 | 高磊
高磊 | 口述    王娅蕾 | 采访整理

目前国内爱好新媒体艺术的年轻人大多活跃在北京、上海两地,曾在成都生活六年的高磊算是扎根西部的典型,细心的读者可能记得,在“新媒体实验室”专题的《艺术世界》7月刊中,高磊的Imlab.cn也是刊内海报“黄金矩阵”的采样实验室之一。开始于2008年的“来鲸鱼家做互动”活动—鲸鱼是高磊惯用的网名—尝试用豆瓣小组活动的形式把当地的人才资源整合起来。今年初一个Arduino作品工作坊也在高磊和老师戴劲的牵头下开始实施。高磊目前在日本Keio Media Design大学院进修,计划两年后回国任教。对技术的要求让很多人把新媒体艺术爱好者归入“IT民工”之列,但高磊这个在自己的网站中一边写工具技术一边写诗歌散文的文艺男青年似乎代表了另一种可能性。
阅读全部 | 评论
大墙、逃亡与涂鸦
哈罗德·豪斯沃德(Harald Hauswald)|摄

朱大可|文
冷战爆发以来,几十万东德居民越境向西德逃亡,对于民主德国的脸面和内脏构成严重威胁。为阻止大逃亡浪潮,东德政治局紧急会议做出一项秘密决定:建一座“长城”来阻止人民大规模外逃的浪潮,藉此翦除人民的梦想与希望。此举也许来自中国秦帝国的历史启示。
阅读全部 | 评论
重看《再见,列宁》 | 柏林墙:内在与外在
《再见,列宁》电影剧照

陈家琪|文
这几乎是一部对现在的人没有任何特别吸引力的电影,我们也想象不出拍摄这样一部电影到底是为了给哪个年龄段或哪个层次的人看;无论站在任何一种立场上的人,都有足够的理由表达自己对这部电影的不满,特别是当直升机缓缓地在天空上游动,直升机下悬吊着的列宁塑像用他锐利的目光直逼人群,并用一只手指向惊愕不已的克里斯蒂娜时,大家或如同还未从昏迷中完全苏醒过来的克里斯蒂娜一样,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发生了某种原先完全无法想象的变化,或就如大街上匆匆而过的路人一样,对空中那渐渐远去了的列宁同志连看都懒得去看一眼,似乎一切早就应该如此或早就习以为常。
阅读全部 | 评论
模糊的前卫精神 | 后社会主义的混合艺术(节选)
西比?伯克曼(Sibylle Bergemann)《柏林》系列作品,1984年

王春辰|文
20世纪的世界历史是一种伤痛的历史。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留下的创伤亘古未有,由此形成了东西方两大阵营、更是世界历史中最大的民族国家的对立,其影响遍及政治、经济、文化、心理、军事、外交等等。虽然这场全球范围的冷战结束了,但它所造成的民族国家格局、文化意识心理的博弈并没有终结,随着全球化的来临,一场更深层次的地缘政治与经济文化关系已经出现。地缘关系上的东西方仍然存在,文化差异上的并列仍然普遍,无论是留恋与彷徨、革新与保守、悔恨与激动,都是现实中的社会心理现象,它们一再地反映在艺术中,也反映在人们的行为表达中。
阅读全部 | 评论
2017年8月321 期
2017年7月320 期
2017年6月319 期
2017年5月318 期
2017年4月317 期
2017年3月316 期
2017年1+2月合刊315 期
2016年12月314 期
2016年11月313 期
2016年10月312 期
2016年9月311 期
2016年8月310 期
2016年7月309 期
2016年6月308 期
2016年5月307 期
2016年4月306 期
2016年3月305 期
2016年1+2月合刊304 期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