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张洹:我的艺术原则是“顺者亡,逆者昌”
张洹作品《家谱》

张洹 | 文
2000年,我在纽约艾姆赫斯特创作了“家谱”。我邀请了三位书法家在我脸上书写,从早上到天黑。我告诉他们写什么,而且在写黑的时候也要保持严肃的态度继续一丝不苟地书写。天黑的时候,我的脸已经成一片黑了,我的特征也随之消失了,没有人知道我是什么肤色,就好像我的身份没有了,这个人消失了。这个作品讲述的是一个家庭的故事,一个家庭的精神。在我的前额处,上面写着“愚公移山”,这个传统的故事在中国家喻户晓,主要讲了一个人只要有决心,没有什么事情不能办到的,最终你的愿望会实现的。其他的文字还有对一个人未来命运的预测,比如说颧骨的形状代表什么,痣长在不同的位置意味着什么。人的命运难以琢磨,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在控制我们的命运。
阅读全部 | 评论
作家|张大春:给孩子讲那汉字的故事
张大春和他的孩子

张英 | 采访
作为中国台湾的代表作家,张大春带着《聆听父亲》和《认得几个字》到了法兰克福书展,把一个无趣的演讲会变成了书法道场,周围坐满了金发碧眼的听众。演讲结束后,向他索字的人排起了长长的队,他站在那里,拿着毛笔在洁白的宣纸上写下一个个粗体黑字。

阅读全部 | 评论
文身师|卓丹婷:每个文身都有一个自己的故事
工作中的卓丹婷

何晴 | 文
下午,我坐在“纹艺复兴文身”店的沙发上时,年轻的丹走了进来。他想要在这里找一位文身师替他在肋骨的部位纹上七个中国字。他说,他是某天在一本书上读到它们的:义、勇、仁、礼、诚、誉、忠。

卓丹婷开始拿起毛笔写这七个字,写的是行书,这也是她手写时最常采用的字体,秀气却遒劲。写完后,把字体扫描进电脑,经过排列后打印成合适的长度。丹一直强调,字要短一些,下面不要进我的底裤,上面不要到我的胸部。接着,丹躺在那张据说全上海最舒适的黑色皮椅上,文身师开始给他文身。在滋滋滋的机器的嗡鸣声中,针尖刺破皮肤最表层,美国进口的黑色色料顺着针尖,一点点嵌入他古铜色的皮肤。
阅读全部 | 评论
艾未未东京个展
艾未未《Bowl of Pearls》,装置(材料:珍珠和瓷器)    

日本特约记者 小山Hitomi︱采访  艾未未 | 口述  
艾未未出生于北京,是中国现代诗坛的代表诗人艾青的儿子。他在文革时期曾被下放到新疆,从上世纪80年代起在美国纽约生活了十多年,90年代回到中国。他不断探求艺术、社会、世界和人类的关系,有时对各个领域发生的事情表示怀疑,有时候又通过自己的行动引起人们的注意,不断地运用各种媒介来表达自身的思想,也许可以说,艾未未的创作生涯从他诞生时就已经开始。
阅读全部 | 评论
维多利亚式的粗口
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木木 | 文
2006年夏天,凯利·麦卡勒姆(Kelly McCallum)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听上去相当冷门的黄金饰品专业(the Goldsmithing Department at the Royal College of Art)毕业出师,开始行走江湖。凯利是美国女孩,漂亮时尚,带着点儿古老时代金匠艺人的神秘色彩,是珠宝首饰鉴赏和制作方面的行家。另外,凯利喜欢动物,养了一只猫加三只法国斗牛犬并爱若性命。

凯利是不折不扣的搜集狂,工作室里堆满了多年来搜集到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动物标本、小饰品及各种各样叫不出名目的小玩意儿。标本那没有温度的身体提醒着生命曾经的存在,闪亮的饰品和珠宝全都带着炫耀的奢华……凯利的搜集爱好从未停止过,小玩意儿们数量太多,堆得到处都是,但一切最后都不免蒙上尘土—大概这也是让凯利着迷的地方,因为那些灰暗的尘土最终都成了收藏品自身的一部分。

凯利把那些从各种途径搞到的动物和昆虫的标本放在工作台上,她会对着它们长时间地注视,如同在复原那些动物生活过的时光和它们前生—在她真正动手去做一个作品之前,时间常常已经过去了一年甚至数年。
阅读全部 | 评论
2017年8月321 期
2017年7月320 期
2017年6月319 期
2017年5月318 期
2017年4月317 期
2017年3月316 期
2017年1+2月合刊315 期
2016年12月314 期
2016年11月313 期
2016年10月312 期
2016年9月311 期
2016年8月310 期
2016年7月309 期
2016年6月308 期
2016年5月307 期
2016年4月306 期
2016年3月305 期
2016年1+2月合刊304 期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