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远:我不做公共雕塑(节选)
沈远花费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创作了作品《0》。它是世博轴南入口处的第一件作品,离中国国家馆不远。半透明的椭圆球体中悬浮着一个浅土红色的小球体,远远望去和鸡蛋相似。椭球体有大小两头,是横向分半制作的,中间的接缝自然形成了“赤道”。累累伤痕同样蔓延在中间的色球面上,它从包裹它的大球里裸露出一小块面积,这是浮出海平面即将四分五裂的陆地的样子。

……

很多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是“不可解释的传说”,而沈远的作品总是巧妙地将一些日常意义组合在一起,有趣而直观地将生命中的挫顿与尴尬呈现出来。在有限的空间里放大时间,让多种感官融会贯通。这或许就是这位有着迁移经历的女性艺术家特有的细腻和强烈。
阅读全部 | 评论
帕斯卡·马赛因·塔尤:我喜欢扑朔迷离些(节选)
帕斯卡把这些重新开垦后创作的作品称为“集体作品”,因为它们是帕斯卡个人经历、历史、生活中各个角落的拼贴花布。这里面与生俱来的非洲气息混合着已然经历或正在经历的新经验,就像迁徙的人总会不时沾上异乡的气息。与其他非洲艺术家的“废物利用”不同,帕斯卡没有让这些物件因为艺术而变得更加漂亮——他更尊重它们的本质和来历。它们有用或者无用的结局都被帕斯卡朴素地展现出来,所以在展厅里,它们的沉默多于光辉。但是你仔细去看的时候,就能听到它们絮絮叨叨的对话——我们是什么?跟什么有关?我们曾经的价值在哪里?
阅读全部 | 评论
陆川:如何构建国家形象?
在这 8 分钟里,我们如何构建国家形象?这是我们面对的困难,从政府的角度考虑,他们当然希望展现改革开放这 30 年城市的进步和发展,建设日新月异,取得的绝大成绩。我理解也接受他们的愿望。但我也希望能够有我个人的美学观点放进去。

电影里频繁出现的奔跑,是我们真正想表达的内容。中国这 30 年改革开放,就是一个奔跑的姿态,像呼啸的长江黄河,一路东去,奔腾不息。从身体到心灵,从经济到文化,从乡村到城市,从工人到农民,这个国家的所有一切,都在奔跑。
阅读全部 | 评论
荒木经惟的世界(节选)
我们应该对这个世界(世界也包括我们自己)怀抱一种好奇心,好奇心令荒木经惟保留了某种单纯和天真,他的照片于是反而有了“干净”的气息。照片总是在每个观看者那里重新获得投射,那么你看到了什么,你眼中的荒木经惟是什么样?是那个拍银座街头偶遇的中年妇女脸孔的荒木,拍各种身体交缠、捆绑性虐的荒木,拍天空、云、花、阳台和猫咪的荒木,拍少女和墓地,拍父母遗体的荒木,还是拍老婆阳子,从相识,蜜月旅行,做爱,直至她的葬礼的荒木……
阅读全部 | 评论
蔡国强:我最兴奋的角色就是用艺术来讲故事(节选)
飞翔在蓝天上的快乐的徐斌

这是蔡国强第二次大型农民题材的计划。第一次是 1999 年威尼斯双年展上的《威尼斯收租院》,当时他请来了 1965 年《收租院》作者之一龙绪理和几位年轻的雕塑家,把“看雕塑”转为“看做雕塑”的艺术形式,在展览现场重塑当年的《收租院》。十年后,蔡国强以收藏者、策展人、艺术家三位一体的身份出现在上海外滩美术馆的《农民达·芬奇》展览中,展示他在民间发现的十位奇人。在展览的序言中蔡国强写道:“我在整个展览中的分寸是需要小心拿捏的,我的因素少了,展览看起来只会像农民创造物的博览会;而我的因素多了,又会显得农民的创造物都只是我的装置材料而已。”
阅读全部 | 评论
2017年11月324 期
2017年10月323 期
2017年9月322 期
2017年8月321 期
2017年7月320 期
2017年6月319 期
2017年5月318 期
2017年4月317 期
2017年3月316 期
2017年1+2月合刊315 期
2016年12月314 期
2016年11月313 期
2016年10月312 期
2016年9月311 期
2016年8月310 期
2016年7月309 期
2016年6月308 期
2016年5月307 期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