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渔:以时间换空间
刘化童 | 采访     顾晨 | 摄影    

在您之前,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的朱大可、张闳两位老师已经率先入住莘庄。在去年夏天,您也搬家至他们住处的附近,如今莘庄的文化圈几乎就成了文化批评研究所的“分部”。您当初入住莘庄是为了和他们“会师”吗?
王:我们虽然在美学上具有高度共识,但是在日常生活中都喜欢独来独往,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紧密。“会师”的地点基本都是学校,跟住处没有直接关系。曾经有半年,由于上课的时间不是同一天,整整一个学期没有见过几次面。也有一些时候,我们会在一些公共场合“偶遇”,发现对方也参加同一个文化活动。当初入住莘庄主要是考虑房价、交通等因素,没有考虑到“会师”。美学上的共识不是通过“会师”形成的,更多的取决于知识视野和个人气质。
阅读全部 | 评论
A4不是上海,上海不是中国—孙良专访
青头一 图片提供

孙良,1957年生于杭州。A4艺术圈核心,中国现代艺术的代表性人物,也是首批登上国际当代艺术舞台的中国艺术家。
你觉得A4艺术区与上海及其他地区的画家村和艺术村有哪些不同之处?
最明显的,这里没有那么浓的商业色彩。国内大多的画家村比如上海的莫干山,北京宋庄、798等都被商人过度开发了,非常热闹,更像是一个旅游观光区。我想,这并不适合创作。
阅读全部 | 评论
莘庄不是上海,上海不是中国
王栋| 文图

高架、高铁、高楼、奢侈品名妆店、穿迷你裙的少女、一口上海郊区口音不懂得普通话的农村老太太、城中村里的安徽外来人口、年轻的画家、地铁上的学者、精明炒房的市民……这些图景混杂成一个语焉不详的莘庄形象,而这样的形象是在中国大都会边缘城镇里普遍可见的。直指天空的摩天大楼暴露了一个地域的野心,但同时还透露了企图通过高大的外物实现精神胜利的暗藏心理。奢侈品名妆店下就是以脏乱差著称的城中村,那些外来打工的人在这里蜗居,带着戒备与敌意看着走近他们的人。当然,这不仅仅昭示了一个城镇阴暗的角落,从光明处讲,这也显示了底层的人试图在一个陌生大都会里改变自己命运的理想和努力。
阅读全部 | 评论
梅佳代的减法(节选)
鲁慢 ︱ 文  梅佳代 | 摄影     木木 | 编辑

与那些有着深厚理论素养的摄影名家不同,梅佳代连木村伊兵卫是谁都不知道,她拍照的初衷是为了接近大明星。在她成名后,评论家说在她的作品里看到了布列松和海伦.利维特的影子,面对如此拔高,恐怕这个长着典型日本人扁平面孔,手持Canon EOS 5的女孩子同样会无辜地睁大眼睛说:“布列松?没听说过。”
阅读全部 | 评论
纸上展览002(节选)
艺术家:阿诺德·勋贝格(Arnold Schoenberg)
照骏园 | 文

在他表现性的绘画和素描草图中形成了一种爆破性的作品呈现。由此,勋贝格找到了在音乐中没能找到的那种对于敏感和印象的表达方式。
——马克斯·霍兰(Max Hollein)2001年

现代主义产生之后,画家与音乐家之间的来往十分密切。他们经常一起活动,并参与到共同的艺术运动中。其中,蓝骑士(Blaue Reiter)的领袖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与现代主义作曲家勋贝格(Arnold Schoenberg)之间的友谊可能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一段跨领域深层交往。从他们来往的书信中我们发现康定斯基冷抽象作品中的那些跳跃的几何形体,以及那些几乎没有意义的仅是一个数字或代号的作品标题,与音乐之间的某种关系。阿多诺(Theodor W.Adorno)曾对勋贝格作出了无与伦比的评价:“在勋贝格的音乐那里舒适感被拒绝了。他的音乐洗去人们对音乐的固有预想。”“它具有最严谨的形式,同时具备最高的自由。” 然而,在勋贝格逝世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我们不得不承认,勋贝格不仅是一个解放了不和谐音调,确立了十二音体系,开启了二十世纪音乐现代主义的伟大作曲家,而且还是一位出色的画家。
阅读全部 | 评论
2017年10月323 期
2017年9月322 期
2017年8月321 期
2017年7月320 期
2017年6月319 期
2017年5月318 期
2017年4月317 期
2017年3月316 期
2017年1+2月合刊315 期
2016年12月314 期
2016年11月313 期
2016年10月312 期
2016年9月311 期
2016年8月310 期
2016年7月309 期
2016年6月308 期
2016年5月307 期
2016年4月306 期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