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完全音乐会议

Total Music Meeting

即兴音乐属于谁?四十年来,关于这个问题的解释在柏林酝酿,首先它创造了富有创造性的边界,然后形成了一个即独特的即兴音乐节。于此同时,它形成了鲜明的对立面。

在1968年JostGebers,,PeterBrötzmann和 Peter Kowald在柏林发起了“Total Music Meeting”,这个与柏林爵士音乐节对立的音乐节。它是年轻的,进步的和激进的。“Total Music(完全音乐)”在日程表上出现。宣传的标语是直接对抗的挑衅方式。Brötzmann曾说道,“萨克斯作为机枪,”。它应该是残酷的,响亮的,野生的,令人陶醉的和不妥协的。

与来自Brötzmann和Kowald一起的是来自科隆的音乐家们,钢琴家Alexander von Schlippenbach从一开始就在这个团队中。他与号手Manfred Schoof和GerdDudek都是科隆人。在纽约逗留期间,Brötzmann和Kowald亲历种族主义,这更加促使他们成为具有社会批判性和政治性的艺术家。Alexander von Schlippenbach曾说,科隆的音乐家们则更关注于音乐,诸如十二音列,以及包括对Albert Ayler、Cecil Taylor、Eric Dolphy等美国自由爵士乐和即兴录音的分析。

从Schlippenbach的言语里,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政治性的艺术家。“Total Music Meeting完全音乐会议”对于所有人而言成为在内容上与当时的柏林爵士音乐节完全对立的音乐节,并因此而获得国际电视媒体的关注与转播,成为了德国最重要的爵士音乐节。

Pharoah Sanders回忆说道,他清晰地记得在1968年11月他与Manfred Schoof和GerdDudek一起登台的时刻。没有退缩,所有的音乐家拿着他们的乐器在舞台上。第一次的“Total Music Meeting”是在暴力的合奏中渐渐停止的。

每年11月来自各地的即兴音乐家在柏林登台。音乐会由音乐厂牌FMP(Free Music Production)录音,并出版。这对于年轻一代的即兴音乐家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1999年,音乐节的组织方产生了一系列的风波。JostGebers退出了音乐节的组织团队,于此同时官方机构的资助也撤回了,这使得音乐节几乎陷于瘫痪。JostGebers的助手HelmaSchleif接过了整个的组织工作。在之后的十多年里,音乐节的资助总是不那么稳定,并且大多是私人的资助。HelmaSchleif在音乐节的方向上也曾受到一定的质疑。JostGebers也曾说,这个曾经他的音乐节变样子了。

对于经历了七、八十年代的保守的老乐迷来说,如今的“Total Music Meeting”可能的确与那个黄金年代不一样了,可是如今的即兴音乐的情况比当初要复杂的多,所以关注点不应该只是停留在爵士上面,它将要展示在当下时代的新的动力。毫无疑问,“Total Music Meeting”仍然是年轻即兴音乐家向往的舞台,哪怕组织方付不出演出费。


 

» 返回目录列表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