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世界 2017年10月323 期
艺术与废弃物看似两个极端,前者被用来衡量文化的复杂性与成熟度,后者被视为文化的反面。然而,艺术和废弃物并没有明确的分界,废弃物可以是我们与物质世界的关系中的核心。与废弃物为谋的艺术家并不鲜见,他们通过装置、摄影、电影等多种形式进行废弃物创作,挑战或转化人们的成见。本期长读起始于深埋地下的不可见的物质——核废弃物的辐射,然后着眼点缓缓升高,我们看到的物质也越来越大:碎片、物、人、居所、建筑、空气以及地球周围的太空垃圾。


优胜编辑团队:朱欣慰、边路原(Rupert Griffiths

 

评委会:龚彦,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艺术世界》杂志主编

凯伦 · 史密斯(Karen Smith),英国艺术评论家及策展人

费大为,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家和策展人

陆兴华,同济大学人文学院、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学院教授 

 

2017 长读项目

公开招募:2017 1 16 3 26

初选:2017 3 27 4 2

终评:2017 4 5 日公布:2017 4 21

出版:《艺术世界》2017 10 月刊艺术与废弃物(朱欣慰、边路原)

《艺术世界》2017 12 月刊久视不见(顾灵、李博文、周详) 

 

捡拾者
 
捡拾(Gleaning)在以前指拾穗,即在庄稼地里捡拾大规模收割遗漏未收的农作物。尽管现代的城市化使人口大规模向城市中心迁移,与拾穗相似的活动仍旧存在于社会之中,比如捡破烂或收破烂的人在居民区搜集废纸和废塑料,回收后再转卖谋利。在市场上流通的各类物品都有着光鲜的包装,以吸引消费者购买。这些光鲜的虚饰终究被揭开,被日常生活渐渐磨蚀。在此之后,捡拾者们(the gleaners)却能从中找到它们的能供性或承担特质(affordance)。废品都是被人丢弃的——人们对它们的欲望削减,于是先前将它们保留在人们身边的那些假想也随之消失了。这些东西被人丢弃并不仅仅是因为它们过于陈旧过时,也许也因为那些消散了的欲望的鬼魅还粘连在它们的表面和轮廓上,提醒我们现在的欲望也会以近似的方式蜕变成看不见的物质。


拾破烂的人在商品流通循环之外寻找物的价值,在被多数人视而不见的东西中寻找价值。这种价值也许是零散而浪漫的——包括搭窝棚用的材料、食物或从灰色经济中获得的收入。它也可以是个人的、文化的、艺术的,使人们认识到故事与废弃物如影随形。不同于博物馆的收藏者, 拾荒的人们收集物品,目的并不是要将它们纳入一个现成的对过去的叙述之中去,他们着眼于未来,关心过去残存的东西要如何被更新。

X 光片是拾荒者收集的物品之一。医院将大量 X 光片作为废弃物处理。这些 X 光片构成黑色塑料河流,汇入城市外围的垃圾堆和填埋场。与黑白胶卷、平板胶印、银盐感光照片一样,X 光片图像上的深色区域含有金属银。把 X 光片浸泡在装满硝酸的池子里能够将银溶解。图像褪去,留下空白胶片浸在浑浊的硝酸银悬浮液中。向硝酸银溶液加入氢氧化钠,会析出黑色沉淀。沉淀物质经过清洗、过滤、干燥后成为黑色氧化银粉末。氧化银具有多种商业用途,可用作实验室试剂,用于污染监控过滤器、电池、混凝土中的抗微生物试剂,也可在核潜艇和国际空间站中用于去除舱内的二氧化碳。简单加热可以使氧化银粉末变为银粉末。

在《北京银矿》中, 上述将银分离的操作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苏文收集了650,000 多张照片,都是文革以后的中国家庭的生活照片。《北京银矿》缘于两种截然不同的拾荒活动的交会。双方分别是影像收集者法国艺术家苏文(Thomas Sauvin)和以回收废弃摄影材料谋利营生的中国废品收购商小马。

2009 年,苏文居住在北京,当时正在为伦敦的现代冲突档案馆(Archive of Modern Conflict)工作,给他们的档案搜集中国当代摄影资料,主要是中国现当代作品和旧相册中的银盐摄影。现代冲突档案馆并不是传统的档案馆,它规模大,资金充足,有丰富的摄影资料馆藏,旨在以照片资料方式提供鲜见的或被忽视的视角,以便人们了解二十世纪以来发生的包括战争在内的重要历史事件。馆藏影像资料大多来自非专业的拍摄者,照片多取景于他们的工作地点或记录了他们的业余生活。很多伴随主流历史叙述的图像精致撩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档案中朴实的影像为观照历史提供了地方民间视角。
 

为了给资料馆寻找资料,苏文花了很多时间游走于北京的市场,也在网上搜寻。几年后,他向资料馆提供了大概 1200 本中国相册,其中都是中国摄影,涵盖考古、植物、化学与商务主题。苏文说,这种方式有时令他觉得煎熬。每当他发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他都要打电话给资料馆向他们提议收藏,之后他需要解决资金问题,调整好心态,然后眼看着这些东西经他之手送往英国。由此苏文开始寻找新的方式为自己收集资料,他很自然地想到了底片。苏文觉得奇怪,在中国的市场上银盐相片随处都是,底片却很罕见。于是他开始与王莲合作,一起在网上查找资源。就在网上写旧底片’‘黑白底片’‘卖底片’‘大量底片,随便什么关键字。苏文找到很多相关的网站博客,他每次都会留言:我收购底片,如果有货,请联系我。随后他收到了一个电话号码。起初苏文有点失望,以为有人占了先机,抢先自己一步有了类似的创意。出于好奇,他拨打这个号码想跟对方聊聊,说不定人家也在参与建立什么博物馆或资料馆。
 
 

很快他就发现事情并非如此。接电话的人是小马,他在京郊做废品回收生意。小马做这行已经有二十多年,靠着在北京和河北的医院和印刷厂收集用过的X光片和平板胶印中用过的底片起家。小马狭小的作坊里塞满了装底片的大包。他正是用前文中描述的方法,把图像从底片上剥离下来,提取氧化银卖给实验室。一段时间以后,小马认识了不少在北京和河北一带收破烂的人,有了稳定的货源。为图方便,小马会让这些收破烂的人收集各种看似底片或 X 光片的材料,然后他按公斤收购。收来的材料混杂,大概有 95% X 光片,有些是胶版印刷用的底片,剩下的都是彩色底片,通常都是私人的生活照。这些彩色底片并不含银,所以对小马来说并没什么价值。但为了节省处理时间,所有的底片都被一起倒进酸液里,最后出来一堆没有颜色的塑料条,小马在作坊里就地把它们烧掉。

恰恰是这些没有价值的业余摄影让苏文产生了兴趣。上世纪 80 年代,用傻瓜照相机拍照风靡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社会风气的变化,人们开始赚钱,也有了更多休闲时间享受生活。到了 2005 年,胶卷照相在日常生活中已显过时,在数码化与互联网的大潮中告别了荣光时代。这些风靡一时的塑料条轻薄透明,边缘带着小孔,表面涂着感光乳剂,满载着对日常生活的记录,它们是对刚刚过去的这一段历史的考古学式的记载。人们也许会轻易地认为它们不足为奇,早已被淘汰。这些过时的底片虽是文化的废弃物,却借力更强力有效的流通,即 X 光片所含材料的物质价值的流动,来到了小马手中。

苏文和小马的不同关注点融合在同一物质中。虽然自己的营生并不违法,小马还是有所担心。他起初怀疑苏文是什么记者,要么就是想抢自己的生意。虽然小马心有疑虑,双方还是约好面谈,商议交易事宜。见面后,小马同意将 35 毫米彩色底片按公斤卖给苏文,并转告自己下线的那些收破烂的人留意这些材料。他们要的是边缘带一串小孔的胶片。苏文想建立一个中国民间影像档案,而小马手下这些收破烂的人就成为理想的采样系统。他们在北京各个居民区中搜集,最远跑到六环甚至河北。考虑到收集和运输成本等因素,采样大致就在这个范围。

初次见面之后, 苏文每周去一次小马的作坊, 买回几大包收来的底片。回到工作室后, 苏文并不会像小马那样把底片倒进酸液里, 而是把它们铺在灯箱上, 非常仔细地挑选。底片也不会被销毁, 其中一部分按条选出来扫描成图像, 添加到苏文的档案库中。这些影像临到销毁前被抢救出来,它们在苏文遇到的很多人眼中也还是垃圾。苏文说:我把这些底片拿给别人看,比如出租车司机、餐馆老板、朋友、路人、熟人或陌生人,他们的反应都是说你怎么对这个感兴趣?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人人都有这种照片,我家就有,你要的话我给你,这没多大意思。苏文发现,无论对收藏者还是普通人来说,人们对什么是好照片的理解都与审美和他者性(alterity)有关。在西藏山区拍摄的照片,风景与光线会完美入镜。但如果是什么人站在麦当劳叔叔旁摆个姿势咔嚓一拍,这种照片就不像那么回事了。

尽管如此,随着影像越收越多,苏文意识到数量也很重要。当他能跟人说自己收集的影像来自大约 250,000 张底片时,人们的看法会产生变化。如果我拍张照片别人看,不管对方是中国人或者外国人,我说,这张照片是我很多年前拍的,我很喜欢,你觉得怎么样……他们会说嗯,不错,但没什么特别的,挺好,但跟我没什么关系。然后,我拿起同一张照片介绍说,这不是我拍的,是我刚从一个废品回收站捡回来的,它差点就被彻底毁掉而不复存在了。这样,你就会以不同的方式看到一个之前不曾看到的联系,看到你和这张照片之间的某种感伤的关联。当这种关联浮现,人们就会看到其中的美与诗意。照片就是那一张照片,看上去也没有差别,但人们出于各自的生活经历,会对它有不同的看法与解读……我很喜欢这个想法。这不再关乎照片的好坏之分,而是关于它们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存在,表达了什么。
 

如何将这个项目理解为一个档案,苏文提到这一点至关重要。这些影像并非记录生活, 而是见证了日常。摄影常带给我们一种特定的距离,我们不觉得与影像疏离——其中有种共通的东西。人们看到它,随后联想到自己的个人生活经历,联想到自己拍过的照片。苏文提到, 在西方人眼中, 新颖特别之处在于这些来自中国的影像常常有关他者性、民俗、远方、其他文化、另一个世界。西方人不太认为自己的生活与中国文化有相似相通之处,但当他们看过档案中的影像, 不禁会记起家中影集里自己儿时站在火车前拍的照片, 或穿着短裤球鞋长袜在古迹前的留念。

对苏文来说,这种个人性的联系也与他在中国的生活密切相关。苏文 1999 年初来到中国,他收集到的影像档案中 80% 的材料都产生在比这个时间点更早的年代。在中国生活时,他一直热情满满,为《北京银矿》倾注了很多心血。一方面,这个项目为他提供了一个线索,让他探寻这个他深爱的城市在他抵达之前的样貌,给他提供了一个先于他本人在场的记忆。他相信外国人的身份给予他一种距离,让他产生好奇,让他从小马的底片中发掘出《北京银矿》,让他在这些看似平凡乏味、无人问津的影像中看到有意思的东西——他不认为中国人会做类似的事情。但同时,北京也收纳了他的青春。他在这座城市结婚生子,赚得第一桶金。苏文将自己的人生投入在建立这个影像档案的事业上,档案中的某些影像也折射了苏文的人生经历。

这些图像在苏文看来不仅仅关于过去。捡拾者的眼光总是投向未来,总是思索过去如何再次被赋予新的意义,这也是苏文作品中的关键。就像小马不断寻找新的底片来源,寻思着从国外进口 X 光片,苏文也一直在寻找新的方式利用这些影像,做出新的创作。他在淘宝网找到一些修图公司,挑选出一些严重受损的图像发给他们处理,看对方能做出什么效果。他还将照片发给做人偶模型的公司,做出一些以图像中的人物为原型的小塑像。他还与艺术家雷磊合作,将大量积累下来的影像制作成动画作品——作品呈现出这些影像中已经暗含的分类:日落,仿制遗迹,与冰箱电视合影。他也制作摄影书,参与展览,有些影像直接出自《北京银矿》,有些出自相关的素材,例如《双喜》。

因为未来和过去一样岌岌可危,捡拾者不仅收集,也储藏。捡拾者的目光源于一种重视组合的(combinatory)世界观,捡拾者不断看到多样性(multiplicity)与丰富排列(permutation)。因此捡拾并不是一项工作,而是一种看待世界的方式,并不能随意拿起放下。着手捡拾,是将其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寄身其中,而捡拾者通过这种生活方式寄身于世界之中。一个由捡拾的材料构成的档案资料库并不是固化的,它充满活力,生机勃勃,持续不断将新的问题和可能积累、沉淀。就目前而言,《北京银矿》还在保持这样的状态,累积更多的影像。尽管如此,随着技术革新,数码X光取代了X光片。随着底片越来越少,小马的经济来源也会渐渐断绝。苏文看得到底片变少,X 光片汇成的河流现在变成了涓涓细流。将来某时,小马也许不得不另谋财路,届时苏文与小马共同开采的这片银矿也将枯竭。尽管如此,累积终止并不意味着那么多底片会永远静静搁置,成为固化不动的档案。毫无疑问,这个巨大的影像资源库将继续在其内部重新整理,重新安排,重新组合,带来新的项目,面向新的观众。
» 返回文章列表
Igorlag 于 2017-12-2 17:07:58 说
Зима гряь на земле
Если вы хотите чистоты  в спорткомплексе  используйте мешки для мусора,
не дорогие надежные мешки для мусора
смотрите тут ===> <a href=http://vilada.ru/item/217-pakety-dlya-musora-pnd-120l>КАЧЕСТВЕННЫЕ НЕДОРОГИЕ МЕШКИ ДЛЯ МУСОРА</a>
Igorlag 于 2017-12-2 1:50:56 说
Непогода гряь на земле
Заходите  в поликлинику  одеваете  бахилы и все чисто,
не дорогие качественные бахилы
смотрите тут ===> <a href=http://vilada.ru/item/102-bakhily-pvd-povyshennojj-prochnosti>КАЧЕСТВЕННЫЕ НЕДОРОГИЕ БАХИЛЫ</a>
Henryshoks 于 2017-10-23 19:06:55 说
Paper Writing Service - EssayErudite.com

We value excellent academic writing and strive to provide outstanding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paper writing services</a> each and every time you place an order. We write essays, research papers, term papers, course works, reviews, theses and more, so our primary mission is to help you succeed academically.

Don't waste your time and order our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 />paper writing service</a> today!

Best Essay Paper Writing Service -https://essayerudite.com
Dennisidoro 于 2017-10-23 18:52:17 说
Do My Homework - EssayErudite.com

I can't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do-my-homework/>do my homework</a> alone - that is not a problem anymore. EssayErudite.com will always be by your side whenever you call for writing help.
EssayErudite represents a pool of native-speaking editors, proofreaders, instructors and writers to handle any writing task by the deadline.

I need assistance to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do-my-homework/" />do my homework</a>

Do My Homework - https://essayerudite.com/do-my-homework/
Charleshak 于 2017-10-23 17:27:13 说
Thesis Writing Service - EssayErudite.com

If you look for a trustworthy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thesis-writing-service/>thesis writing service</a> and want to benefit from a higher grade, your editors, proofreaders, and instructors are here to lend you a hand.
Some students afraid of hiring professional writers due to ethical issues. As a result, they fail the course due to various reasons not able to defend their degree.
You should note that there is nothing wrong with opting for a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thesis-writing-service/" />thesis writing service</a>. EssayErudite is certainly the best place for that.

Thesis Writing Service https://essayerudite.com/thesis-writing-service/
WilliamHom 于 2017-10-22 18:19:21 说
Buy Essay - EssayErudite.com

Where to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buy-essay/>buy essay</a> online ? Our experienced writers can boast higher degrees in addition to exceptional writing skills.
You now have a great chance to buy essay papers online with only a couple of clicks.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buy-essay/" />Buy Essay</a>

Buy Essay Online - https://essayerudite.com/buy-essay/
StevenSpolf 于 2017-10-21 23:30:40 说
Write My Paper - EssayErudite.com

Looking for an expert to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write-my-paper/>write my paper</a> for you? You are at the right place.
Providing superior writing service appears to be our main specialization and passion.
Our website is the best destination for every English-speaking student who calls for assistance when handling his or her daily academic tasks.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write-my-paper/" />write my paper</a>

Write My Paper - https://essayerudite.com/write-my-paper/
Johnwek 于 2017-10-21 21:39:46 说
Write My Essay - EssayErudite.com

Fed up of typing "who can write my essay" in the search bar?
Would you like to have a reliable helper always by your side?
Our website will come as an excellent solution to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write-my-essay/>write my essay</a> for everyone!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write-my-essay/" />write my essay</a>

Write My Essay - https://essayerudite.com/write-my-essay/
RogerHem 于 2017-10-21 21:19:32 说
Essay Writing Service - EssayErudite.com

Our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essay writing service</a> provides a full-scale writing assistance accessible online 24/7.
Apart from many other writing companies, we are rather picky when forming a professional staff of experts.
Moreover, we try to make our every customer feel safe and pleased with the service.

<a href="https://essayerudite.com" />essay writing service</a>

Essay Writing Service - https://essayerudite.com
我来说些什么
  昵称*
  邮件*
  主页
  验证码*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