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世界 2017年6月319 期
工作室 Studio
 
艺术世界|策划
杨圆圆|责编
 
伴随着时代背景与艺术机制的转变,艺术家工作室的形态也变得越发多元。工作室的空间可以如车间一般庞大,也可以仅仅是客厅里的一张桌面与一台电脑主机;地点可以处于艺术区的附近,也可以位于城市中心的公寓、临时工作室、甚至是在海上或是荒野中。在本期“长读”中,我们呈现了 12 个与工作室这一话题相关的案例。而抛开空间的自身的一切物理属性,工作室实质体现的更是一种精神状态。重要的是那些正在工作室中发酵或尚未诞生的事物,它始终处于进行时中,且具备无限的可能性。
[ 纽约|豪瑟 & 沃斯画廊 ] 罗尼 霍恩
 
 
(陈琳琳|文)4 月底纽约豪瑟& 沃斯画廊再次举办美国艺术家罗尼·霍恩的个展。与她以往的展览一样,此次展览亦直接以艺术家自己的名字为标题。而吸引我前来的则是新闻稿上的一幅题图照片:一间墙壁粗粝的工作室中两件半人高的巨大冰蓝色雕塑。即便是出现在印刷品中,也 抑制不住地散发着清冽逼人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亲眼见证它们的存在。

因为正在改建位于切尔西的空间,豪瑟& 沃斯画廊从去年底开始就临时借用了原来迪亚基金会在切尔西22 街上的一个多层空间。砖石结构的建筑内部粉刷成典型的“白匣子”画廊,同时也具有工业厂房的冷硬效果。霍恩的展览在二楼,她坚持使用自然光线。我赶到画廊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从厚厚的老式玻璃窗中透进来的光线早已昏暗不明。两组四件一米多高的雕塑由实心玻璃浇铸而成,一组微微泛出蓝光,另一组则是黑白的。画廊工作人员告诉观众每件作品重达十万磅(约四万五千公斤)。我正在好奇它们是怎样被搬运到二楼的展室的,就听到策展人介绍说,画廊特意请了一位结构专家来查看楼板的承重,确认无误之后才布展安装——艺术家的奇思妙想背后果然必须是要有科技和工艺来支撑的。

这组名为《双水》(Double Water)的装置是我最喜欢的作品。此次展出的四件作品外形十分简单,看上去像大水缸一般的圆柱体,顶面被抛光成镜面,从上面看下去宛如清澈见底的水潭,侧面则保留着浇铸后的磨砂效果。竖条状的痕迹我猜想是模具留下的,与光滑的顶面形成对比。艺术家似乎也很偏爱这一系列,在过去十几年间创作了多组变体,都是两个一组,只在颜色、形状上略有不同。这并不是霍恩首次用水作为创作主题。1999 年,她曾经拍摄过一组英国泰晤士河的照片——《静水》(Still Water),向观众展现表面平静的泰晤士河实际上是众多自杀者的最后归宿。霍恩曾在采访中说,水是她创作的一个重要灵感来源,水既是一切又什么也不是,异常单纯又形态丰富;她在《双水》中用酷似冰块的玻璃将水以凝固的形式表达出来,可谓一次恰到好处的转译。

身份认同是一个被当代艺术家消费过剩的概念,霍恩也未能免俗。这次展览中的另一组作品《精选的礼物》(The Selected Gifts) 以67 张照片呈现了霍恩自1974 年到2015 年间收到的五花八门的礼物——两个肉丸子,一枚恐龙蛋化石,一副旧手套,一块欧米茄手表,一本题为《令人憎厌的女人》(The Book of Repulsive Women)的书,有两副脸孔的玩具娃娃,美国女艺术家南希·斯佩洛(Nancy Spero)的一幅淡彩纸本手稿——都被霍恩置于均匀光线之下、白色背景之上,以最为直接、毫不花哨的手法拍摄成照片,再打印出来。据画廊介绍,这些像标本一样的物品堪称一面镜子,从中折射出了艺术家的身份。然而我却认为这件作品的份量略嫌不够,几乎没有任何背景与阴影的照片太过干净,脱离了上下文的礼物是否真的能体现送礼者与受礼者的身份,仍然有待商榷。

展览中另外两组纸本作品名为《狗的合唱》(The Dog's Chorus)和《玫瑰问题》(The Rose Prblm),初看之下并无特别之处,仔细观察才得以发现艺术家的耐心和精力。霍恩先在纸上写字作画,然后用美工刀将图文划成极细的条状,再不厌其烦地将这些细纸条重新拼接组合起来。重新拼成的作品将原有的图形和文字打散、错置,组成既可以勉强辨认、又难以捉摸的形象。霍恩在此处选用的词句来自不同的文本:莎士比亚戏剧中的经典台词、日常生活的村言俚语,都被杂糅在一起,仿佛把意识流的文学作品视觉化了,又像是手工Photoshop 的像素化处理,而对意义的探求也是霍恩艺术的另一个主要方向。

这样几组作品出现在同一个展览中似乎有点风马牛不相及,其实熟悉霍恩作品的人都知道,这样的组合几乎是过去每一次霍恩个展的标准形式。受到好友、美国极简主义艺术家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的影响,霍恩的艺术风格也在美国战后极简主义和观念艺术这两大流派间徘徊。她常常固执地重复同一个主题,如水、身份、环境,采用的媒介却多种多样:纸本绘画、雕塑、摄影、艺术家手工书,等等。霍恩认为受到材料限制的艺术是有局限性的;因而她的艺术风格似乎不大容易用媒介去归纳,而更趋向于浓缩为几个关键词。


霍恩的作品被某些批评家称为美丽但是空洞的,我却在她的作品中看到她想要表达的,她深爱的土地——冰岛的独特自然环境以及放空的生活状态。霍恩自从1975 年第一次到访冰岛之后,就为这个国家异星般的地形地貌、天气环境所着迷。过去40 年间,她多次回到冰岛生活和创作;有时候就是去毫无目的地住上几个月。在霍恩的《双水》中,我们仿佛看到了冰岛亘古不化的寒冰,又像是神秘绚丽的极光,自然的力量,这大概就是霍恩作品的终极关键词吧。
» 返回文章列表
我来说些什么
  昵称*
  邮件*
  主页
  验证码*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