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长城
那是去年,2008年11月16日。在乌普塔尔,在演出结束之后,在剧场外的院子里,我跟她告别去英国参加另外一个艺术论坛。那是一个超长的演出,整个演出的时间长度将近4小时,几乎囊括了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舞蹈家。没有人能有这样的号召力,并且让所有人都严格地遵守时间限制。

只有她,皮娜·鲍什。只有皮娜能有这样的广泛的影响和尊重,让几十个国家最特立独行的艺术家同台共舞。那不是一个擂台,而是一次聚会,是一次舞蹈关于“我和我们”的盛会。盛会的主人就是皮娜·鲍什,这个给舞蹈带来深远影响的优雅天使。
阅读全部 | 评论
制造世界—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特辑(节选)
克劳德·莱维柯  (Claude Lévêque)   《夜未央》   (Le Grand Soir)  法国国家馆

Making Worlds
Care Mondi
Construire des Mondes
Bantin Duniyan
Weltenmachen
6月和9月的威尼斯是个集市。6月秀的是艺术家、策展人、画廊老板、装置、绘画和影像,3个月后摆的是建筑师、开发商、艺术化的(更多是形式化的)方案和草图。这样的集市年年开,年年被骂,已有106个年头;年年被骂,又年年增加参展国名单,已有77个之多;年年增加,又年年引发多少为之削尖脑袋奋不顾身的事件……
阅读全部 | 评论
艺术有点累
收藏家希克和中国馆策展人卢昊一起在艰难地看方力钧的作品

李宏宇 | 图文
“有没有人能看完双年展上的所有展览呢?”离开威尼斯的时候我想过这个问题。连续用两个半天、两个整天,总计近30个小时穿梭在威尼斯的岛屿之间,我看过了主题展“制造世界”、大约20个国家馆(总共有77个)、5到6个平行展(总共有44个)。结局是腰酸腿疼、神经麻木,决定结束观展的这一天睡了12个小时。“看完所有展览”当然是不切实际的设想,真要做到的话,除了要有足够的时间(也意味着足够的金钱,因为咖啡虽然便宜,旅馆可真是贵)、充沛的体力、强韧的神经,恐怕还必须患有相当程度的强迫症才行吧。
阅读全部 | 评论
沉默的交流
胡昉 | 图文

杨海固(Haegue Yang)的录像散文《加倍和减半—无名邻居事件(Double and Halves – Events with Nameless Neighbors)》长达70分钟,叙述的是她对汉城一个居住区中居民的观察,或者说,轻声的颂歌:那些萨满,那些老人,那些妓女,那些债务缠身的人,那些平凡的、谦卑的、通常被归入为“穷”的人们,杨海固以一种平和的语调开始她的讲述:

住在这儿的是年轻人。
他们因其无用而拥有青春。
因为他们年轻,他们移动迅速。
但这与匆忙不一样,
因为他们不在匆忙的快车道上,
他们因其无用而负疚。
阅读全部 | 评论
威尼斯笔记
邱志杰 | 文   肖全 | 摄影

每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几乎都会被一些人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差,今年我也毫不例外地又听到了这种说法。然而大展依然一次次地举办下去,依然让人趋之若鹜。后年我们又会觉得那一次是史无前例地差……然而艺术界并没有比过去更糟,只是在我们心中一切逝去的时代都好。我们到威尼斯去是出于习惯还是依然心存侥幸地在寻找惊喜呢?还是当代艺术界已经过度成熟以至于做作,以至于严苛的质疑显得更高深和激进,而童言无忌的称赞需要先看看是否左右无人才好意思发出?
阅读全部 | 评论
2017年8月321 期
2017年7月320 期
2017年6月319 期
2017年5月318 期
2017年4月317 期
2017年3月316 期
2017年1+2月合刊315 期
2016年12月314 期
2016年11月313 期
2016年10月312 期
2016年9月311 期
2016年8月310 期
2016年7月309 期
2016年6月308 期
2016年5月307 期
2016年4月306 期
2016年3月305 期
2016年1+2月合刊304 期

首页 | 关于我们 | 读图 | 订阅 | 广告及活动合作 | 活动 | 零食 | 联系我们

This site uses JTBC.